技术研究

去中心化对于加密货币为何如此重要?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去中心化对于加密货币为何如此重要?
0 0

5月30日,Tezos开始实施“雅典A”修正案,这是其烘焙节点(即Tezos上的“矿工”)从2月28日至5月30日参与投票的结果。

尽管此次升级带来的实际变动并不大,但Tezos社区表示,这次测试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向“雅典A”的平稳过渡充分证实了Tezos在零分叉情况下的进化能力,这要归功于该区块链自身所具备的提案/筛选/投票/测试/实施功能。

就在同一天,另一家成长迅速的年轻加密货币项目IOTA宣布自己在全面去中心化进程中迈出了重要一步,他们推出了新的“Coordicide”工具来取代协调器。

Coordicide将实现前代机制所具有的功能,以确保交易安全并防止双花。不同的是,它将以一种完全去中心化及去许可的方式许可特殊的Iota块创建过程。

不论是关于“哪个才是处理交易所业务最恰当的方法”的争论,还是一些大公司对去中心化交易所(DEX)所做的声明(无论是赞成或是反对),都更加确定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当前去中心化仍然是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因为“加密” 涉及的人及使用场景必然要更多。

加密货币作为一个行业,它的演变和发展也伴随着自身价值的增长。与任何行业一样,这涉及到权利分配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很难简单回答。

慈善的独裁者

根据其白皮书的标题,比特币将自己定义为一个点对点(P2P)的电子现金网络。这份2008年的创世文件表明,得益于“控制主要CPU算力”的诚实节点之间达成的共识,新的电子货币将以完全去信任化的方式运行。

创造的货币为人所用,远离贪婪的经济垄断,跨越国界自由流通……这一切,尤其是在那场戏剧性的2008金融危机后,成为了无数人心生向往的梦想,这也让一部分人对政府和传统的金融行业失去了往日的信任。

然而,虽然比特币的确从一个“密码朋克”玩物演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商业实体,它的实际“去中心化”和“内部民主”也引发了诸多质疑。例如,2016年秋,哈佛大学的De Filippi和巴黎萨克雷大学的Loveluck联合发表了一篇论文,批评了“高度集中不民主”的技术官僚治理方式,他们发现这种方式实际广泛存在于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群体中间。这两名研究人员分析了是什么使得比特币称为某种意义上“慈善的独裁者”,他们这样写道:

“的确,在自由美好的愿景(即把比特币建设一个不受任何第三方机构干预的去中心化基础设施)与主导技术的实际治理结构这个现实之间存在着显著的鸿沟。[…]。前者(愿景)在政治层面得到了赞扬,或至少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但后者(实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不为人们所知:比特币开发者所做的技术决策并没有像政治决策那样进入人们的了解和认知,因此,连此种讨论甚至都不曾有过。”

同时,Vitalik Buterin连同他以太坊(Etherum)的核心团队也被贴上了相同的“独裁者”名号,因为他们曾改动主链以偿付2016年6月DAO黑客事件中的受害者。

也正如当时《连线》上的一篇文章所述,此次黑客攻击以及随后Vitalik的支持者与区块链不可改动性的捍卫者之间展开的争论都再一次证实,人类的弱点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理论上)只应由客观的数学规则管理的过程。

2018年,以太坊改善提案(EIP-999)投票再次引发类似的争议,该提案旨在解冻2017年7月Parity黑客期间受到攻击的587个multisig钱包。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和以太坊两社区内部的争论事实上为我们送上了直接民主工具应用的第一批相关案例,而区块链架构本身也允许这样做。

纵使开发和修改核心软件依然是一名合格技术精英的优先考量,但事实是参与网络的所有节点都可以否决一段代码,拒绝升级以及分叉区块链。因此,每个矿工都拥有等同于哈希算力的投票权,如果一个新的可选区块链诞生,将由市场的自由和民主规则来决定哪个币更可行。2016年7月就出现过这种情况。一部分支持者脱离修改后的以太主链后,产生了以太经典(ETC)。还有,2017年8月和10月,当人们对在比特币网络上引入SegWit感到不满后,他们试图寻找解决扩容问题的方案,并分别创造了比特币现金(BCH)、和闪电比特币(LBTC)等。

投票,矿工说了算

然而,这个由平等权利和自由竞争构筑的梦想却面临着挖矿算力实际分配的严重困扰,而挖矿算力的实际分配维系着基于工作量证明(PoW)的各个区块链。

例如,就比特币而言,在这一点上它最初和现在的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2010年5月22日,传说中的第一个披萨日,支撑整个网络所需的算力约为109 MH/s,而11年后,在2019年的比特币披萨日,这一算力几乎高达52 ExaHash/s(51,934, 800,000,000 MH/s)。

然而当挖矿从业余活动转变为资本密集型业务时,社区已经失去了自身作为验证者的角色,这更像是巨大矿池持有的专有特权,形成了寡头垄断。其中一家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13年4月以来,三大挖矿巨头公司出块超过系统出块总和的50% (BTC Guild 37.83%,SlushPool 11.54%,BitMinter 7.09%)。这一情形在后来的几年里几乎没有改变过,大头还是被这几个行业巨头占尽。尽管最近几个月似乎出现了轻微变动,前三巨头(目前是BTC.com,F2Pool和Poolin)依然以挖矿出块占总体40%以上的比例保持着主导地位。

以太坊天生具有防止ASIC挖矿的特殊功能。即便这样,它的算法也无法限制算力集中现象,这一点甚至比比特币区块链更为突出:自2017年夏以来,仅Ethermine和SparkPool两个矿池每月就连续生产了50%以上的新块。

尽管在这两大领先的区块链中不太可能出现破坏整个加密货币经济的恶意行为,但最近的ETC的事件表明,51%算力攻击已不再是杞人忧天。去年1月,交易所Coinbase披露了ETC区块链重组的证据,其中包括价值超过110万美元的双花。

给我自由或容我扩展

应对挖矿内部出现的算力集中度加深的担忧,以及恶意超级矿工可能劫持整个区块链的风险,权益证明(PoS)可能对此有所帮助。

PoS不要求验证者通过算力进行竞争权益,而是把验证新块的权利(在分叉的情况下“投票”)绑定到“彩票”上,该“彩票”受到相关节点中“冻结”的权益影响。

这将在费用水平、交易速度和生态足迹方面带来一些优势,因为在固定资本和所需能耗方面,PoS锻造没有PoW挖矿要求高。此外,广泛采用PoS将干扰现有的采矿商业模式,并撼动目前主导市场的矿池寡头垄断地位。

然而,尽管向PoS转变理论上会立即带来区块链运营方式的民主化,但从长远来看,锻造业务如何真正避免螺旋式集中化,并将其从极客手中带到大型跨国公司,这一切仍不明朗。股份授权证明机制(DPoS)的出现使可扩展性和去中心化之间存在的内部治理和权衡问题变得更加明确。这种共识算法始于Bitshares,这是BM(Daniel Larimer)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设计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BM同时也是Steemit和EOS的创建者。从那时起,加密数字货币界的人将自己分为两派,一派是将BM等同于中本聪的人,另一派把DPoS视作背离区块链本质的罪恶。

加密货币必须依赖区块链,这可以保证交易的唯一性和不可逆转性。然而,要实现这种所构想的安全,不可避免地,我们必须在更为耗时的解决方案和更有效的架构二者之间做出选择,前者意味着更为广泛和去中心化的共识,后者以牺牲系统的去中心化程度为代价实现更高效率。所谓“扩展不可能三角(Scalability Trilemma)”,最初是由Vitalik和Trent McConaghy提出用来解释在“去中心化”、“可扩展性” 和 “安全性”三者之间,存在内在的张力,难以同时实现,之所以称之为不可能三角。由于“安全性”是每个区块链的必要条件,而“可扩展性”是加密货币成功的目标,所以被出局的应该是“去中心化”。

DPoS将验证(权利)限制在精英节点(也可以由其他成员进行股份授权),这将提高系统性能,保证安全性(因为恶意节点将受到经济制裁),同时防止出现单方独大的权力地位(因为如果授权者不同意授权政策,他们可以撤销授权)。这种理想型模式在实际应用时的有效性和匹配度可能因情况而异,生活在代议制国家的人应该对此都有所体会。就像在政治中一样,批评和丑闻在DPoS中司空见惯。自2018年6月推出以来,市场上最大的DPoS/PoS货币EOS一直由于其治理模式反复存在的尴尬而倍受困扰。

事实上,去中心化并不一定是所有DPoS支持者的必要考量。去年5月,Neo创始人达鸿飞在2019 Consensus大会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他的区块链之所以高度中心化是因为他把这视作在性能方面与比特币和以太坊竞争战略的一部分。尽管NEO基金会在2018年夏施行过不同程度的去中心化,但基金会仍然控制着NEO币的近一半供应以及网络运行的大多数节点。他表示:“这么做完全是有意的,我们希望继续这样保持高效。”这样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Vitalik在2019年1月11日在旧金山举行的上一次全球区块链峰会(Blockchain Connect Conference)的主旨演讲中直截了当地批评了EOS、Neo和其他DPoS项目。也是在同一次会议,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表示,他支持找到一个“好的、合法的、使得区块链运营更快的方法”,而这一方法不应危及去中心化程度。对于可扩展性问题而言,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是创建“第二层”网络,使得交易进行于链下,然后最终在链上结算。

即便交易的数量和速度在这样做以后都有了显著的增长,这个二级网络还是需要某种形式的统一部署以及受信任者的参与以保持主网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程度。这就是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在比特币区块链上采用的方式,侧链、雷电网络、Counterfactual以及Truebits等项目也计划将其引入以太生态系统。就这里提到的“第一层”而言,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一直以来都在探索一种更复杂的解决方案。这既包括一种新的PoS块验证方法(称为Casper),也包括探索分片(sharding)运行的可能性,该分片把以太坊的每个“岛”作为并行块链,大大增强了整个系统的性能。目前,这两条开发路径被纳入Ethereum 2.0计划,即加密货币的新规范,定于2020年至2021年之间开始运行。

雅典民主

权益证明(PoS)确实与公元前5世纪雅典采用的最初的民主形式非常相似。事实上,这种形式的政府并不建立在自由选举的基础上,而是基于“抽签”,这种“抽签”可以任命随机选中的公民为地方法官或“人民”的代表。因此,要获得平等还要看运气(但这座城市却剥夺了妇女、奴隶和外国人的民事权利)。Tezos的区块链将自身特征定义为“具有自我修正和自主管理代码演变的能力”。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将其第一修正案贴上“雅典”标签的决定更多是指历史上希腊民主政体的随机、“权益证明”属性,还是指吸引更多人参与自由辩论(雅典这一古老国度人民集体意识的产物)的诱惑力。

2月28日,总部位于巴黎的开发团队Nomadic Labs作出提议把原始协议“alpha”升级为“Athens”,由此将引用两个可选代码更新的哈希注入了网络。这项改革就其进程而非内容而言,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雅典A”旨在减少Tezos每个“卷”(Tezos权益证明的计算单位)中的本地令牌(XTZ)数量,并提高每个区块的限制(gas limit),而“雅典B”的提案只包括了限制提高修正案。对每一段用于升级Tezos协议的新代码,“雅典”都会向开发人员收取报酬,如果得到同意:将收取象征性的金额,足以支付团队一轮啤酒的费用便可(100XTZ,不到150美元)。在进程的不同阶段,Tezos基金会将明确选择不投票或投票“通过”,以免对最终结果造成影响。

在第一阶段,主要选择哪个提案应该进行投票,代表近一半XTZ权益的170个烘焙节点共同决定了将雅典A推进“探索期”。随后,更多的参与者(194个烘焙节点,权益的87%)表达了他们对修正案的意见,批准了修正案,并选择在临时并行主网上以“48小时分叉”的方式对雅典A进行了测试。测试后进行了最后一轮投票(216个烘焙节点,代表84.3%的权益),以便自动更新所有节点的代码。新代码在UTC 5月30日凌晨12:40后激活了雅典A。

近来,一项允许代币持有者直接参与的试验以失败告终,这使得Tezos社区投票的高参与度更加引人注目。Tocqueville Group的Jacob Arluck在Medium上的一篇文章中解释了“雅典”的重要性,并强调说,投票实际上只是以更加全面的方式激活Tezos社区的一部分:“这的确令人兴奋,因为这是迈向自我升级、去中心化、互联网原生经济基础设施的第一步。”

社交网络、网站平台、链上信令工具和烘培师推广池等工具,以无规划和“去中心化”的方式保证了烘培师和授权持币人之间的辩论。那些反对该治理架构的人恰恰构成了决定性的因素。Tezos的创始人Arthur Breitman表示,“雅典”的成功依赖于直接参与和授权机制的结合:“链上治理的多数讨论都可见大家对‘选民冷漠’的恐惧。Tezos通过借用Gordon Tullock的“流动民主”这一概念来防范这一问题。“雅典”投票的大规模参与及社区的高度参与都表明,这种方法正在奏效。”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

Tezos修正案有助于把区块链中“去中心化”相关的争论与社会学、经济学和政治学中一些久久存在的讨论之间共有的强烈相似性引入我们的视线。例如,“性能”与“去中心化”的两难困境非常类似于“政治自由”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博弈关系。再以在治国理政上选择不同的道路的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和中国)为例,对它们而言,专政政体可以实现比民主更高的政绩,因为国家不用因为要参与到与舆论及利益集团的调解中而受到损害。再如诺贝尔奖获得者Amartya Sen所言:自由是发展的最终目的,是验证进步的工具,是确立方向的指路明灯。他同时也指出,真正的自由不能仅仅用形式上的归类划分来衡量,他对真正的“政治参与”的思考完全有可能被应用到上文提到的与区块链相关的问题上来。

Tezos社区在其第一次选举中的表现确实非常相似于许多试图抵制“政治懒惰”的民意团体,“政治懒惰”如今影响着许多民主大国(Breitman提到Tullock的文章并非是偶然的)。然而,我们无法预测,在更为广泛和更加成熟的网络下是否还能实现如此高的参与度。如果在节点数以百计的情况下,比特币PoW挖矿也算是一种民主活动。而当用户数量超过直接参与系统开发的人数时,真正的问题就会出现。更大范围地增加使用可能会让系统涌入过多更关心交易成本和速度、应用程序体验以及全球接受度等问题的用户,他/她把系统当做一种支付手段,而不会关注像“51%算力攻击”或“扩展不可能三角”这样对他/她而言较为晦涩的话题。甚至也有可能,普通用户为了操作起来更加方便舒适,会随意选择取消大量加密货币设计之初的自由特性。

1576年,法国政治哲学家艾蒂安·德·拉博埃西(Étienne de La Boétie)秘密出版了他的《论自愿为奴》(Discourse on Voluntary Servitude)一书。书中解释说,暴君(拉博埃西把民选州长也算在其中)可以保有他们对臣民的压倒性权力,因为人民主动放弃了自己原本的自由。不仅仅是暴力和恐吓,这位法国思想家认为,促使大多数人接受并自愿奴役的真正原因是他/她们对利益的渴望和奴役这一行为本身的召引。即使不称其为“奴役”,如今,无疑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中心化的世界中,生活在中心化的机构,每天操作着自己并不能完全领会的中心化技术。所以,想要以一种合适的思维去迎接和应对“去中心化”的权力和责任,这绝非易事。

仅用一套规则,就设计出一个完美的投票系统,使得人们去为自己的自由负责,阻挡媒体的洗脑,并有效防止贿赂,这也不太可能。因此,单靠技术就要让加密货币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怎么想都是煎水作冰,不可实现。我们无法预知哪个方案才能决定和主导区块链治理的未来。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人类行为的基本原理将与数学原理一并成为区块链治理的一部分。

展开阅读全文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跨链:真的是你想的那样吗?

上一篇

北美领先华人教育辅导机构University Express现已接受LBTC支付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去中心化对于加密货币为何如此重要?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